金哀宗:金朝的最后十年,还有没有一丝机会拖延


文丨《那些年》晓婷

公元1224年,金朝的最后一任皇帝金哀宗继位,金朝国祚的最后十年也是金哀宗生命的最后十年。在中国古代历史上,亡国之君大多会因为表现不佳被贴上“无能”“暴虐”等标签。但金哀宗是个例外,《金史》给他的评价:“图存于亡,力尽乃毕……‘国君死社稷’,哀宗无愧矣。”

一个末代皇帝究竟做了什么让他得到如此口碑?而他执政的最后十年还有没有更多的机会帮助金朝拖延呢?

内政之乱

公元1224年,26岁的金哀宗接手了风雨飘摇中的金朝。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,他要面临的是那个世纪最大的困局。

先来看看当时金朝的内政之乱:

一、皇位的威胁:金哀宗继位时上面还有一个哥哥英王,因为“饮酒耽乐,公事漫不加省”,所以老皇帝才将皇位传给了金哀宗。老皇帝去世时,哀宗的哥哥抢先一步进宫。第二天才赶回来的哀宗后发制人,领兵三万屯守皇宫,最终控制住英王,顺利登基。

二、皇族横行:金朝末年,女真贵族横行不法,难以管理。一次宗族子弟王家奴杀了当朝主簿,命案之后,权贵竞相求情。哀宗说:“英王是朕的哥哥,敢妄打一人吗?朕为皇帝,敢害无罪之人吗?国家衰弱之际,生灵有多少,而一个宗族子弟竟敢杀我朝中主簿,老百姓还能找谁做主?”传旨将他处斩。

三、山东红袄军:因为蒙古军队南下,红祆军起义,山东路地区再次陷入战乱之中。这不仅牵扯了金朝的大量兵力,还给金朝的经济带来巨大影响。因为山东路地区不仅是重要的产粮区,山东东路的胶西榷场还是金政府唯一的海上对外贸易场所,山东路食盐专卖收入占金朝盐税总收入的40%以上。

四、货币超发,经济崩溃:货币超发其实怨不得金哀宗,这是上上上任(金章宗)遗留下的问题,只不过到了他的手里全面爆发而已。


外交之困

内政是一盘乱局,此时的金朝外交更是一团乱麻。在和宋、夏、蒙的长期对峙中,金早已失去了绝对优势。

1217年,面对蒙古的威胁,哀宗的父亲宣宗打破了宋、金之间长久的平静,主动攻宋,妄图北边的损失南边补。没想到这场拉锯战一直打到宣宗咽了气,八年时间不仅没捞到什么好处,还把原本已经江河日下的金朝拖到奄奄一息,“士马折耗,十不一存”。而曾经臣服于金朝的西夏也开始与蒙古联合,不断在边境地带对金发起进攻。连金朝原本统治比较稳固的辽东地区也出现契丹人耶律留哥的反叛。一时间,烽火燎原,狼烟遍地,金朝可以说是四面受敌。

面对如此乱局,金哀宗继位五个月后就命人张榜告谕宋朝边界军民,金军不再南伐。随后主动与南宋、西夏修好。为表诚意,哀宗“屡敕边将不妄侵掠”,又下令放宋朝败军回家。当时送往西夏的国书中,金朝主动放低姿态,自称兄。哀宗甚至劝慰大臣们说:“与宋朝通好,以让我百姓生息罢了。西夏人从来向我朝称臣,现在称弟议和,我尚且不以为辱。如果和好了,以安息我百姓,不想用兵了。你们要理解朕的意思。”

全力抗蒙

金哀宗是真的不想用兵了吗?不,他是要集中兵力对付最危险的敌人:蒙古。为此,他什么委屈都能受,什么人才都能用。

武仙是金宣宗时的一员大将,他在一次与元朝军队的战斗中,因寡不敌众吃了败仗而被迫降蒙,与元将兵马都元帅史天倪一起镇守真定(今河北正定)。金宣宗生前曾招降武仙未成。金哀宗即位后,武仙想回故国,又怕金朝难以容他。金哀宗马上派人设法通知武仙,表示无论何时都欢迎他。

1225年,武仙得到诏谕,毅然杀掉史天倪回归,金哀宗封他为恒山公。在两年后进攻山西的战斗中,武仙率军攻打太原,力斩元朝大将攸兴哥,收复太原,立下大功。

完颜陈和尚是一名阶下囚,金哀宗力排众议,以布衣之身任命陈和尚带兵。1228年,完颜陈和尚率领四百骑兵在大昌原大败蒙古军八千之众,赢得了蒙金正式交战十七年的第一场大胜利,并由此带出金朝的一支铁军——忠孝军

在金哀宗及其将士大臣的努力下,同时由于蒙古成吉思汗去世的影响,金朝抗蒙战争形势一度有所好转。

全面溃败

面对蒙古的强势进攻,金哀宗尽了最大努力去应对。然而事态在1232年急转直下,败局源于三峰山之战。当时蒙军主帅拖雷奉命率三万人(一万精锐,两万伪军)长途奔袭,进攻汴京。金哀宗亲自主持军事会议,决定调集金朝军队的精锐十五万人马应战,骑兵部队二万人马,步兵十三万,其中就有金朝赖以支撑的“忠孝军”,这些兵力对当时摇摇欲坠的金朝来说,几乎算是全部的家底了。

双方兵力如此悬殊,蒙军主帅拖雷选择避实就虚。他分兵三千人不断袭扰金军主力,专在对方吃饭和宿营时挑战,弄得金军不得休息,疲惫不堪。当金军走到钧州(今河南禹州市)三峰山时,所带粮食已经吃完。这时天降大雪,金军“僵冻无人色,几不能军”,而来自北方的蒙古军则习惯于在寒冷的气候下作战。这一战,金军不仅精锐尽失,还损失了金朝几乎全部久经沙场的主要将领。

三峰山战败,汴京被围,金哀宗选择逃亡。1232年底,哀宗从汴京跑到归德,又从归德转移到蔡州(今河南汝南县)。去往蔡州之前,有臣子上表劝阻:蔡州无险可守,万一被围,粮食有限;如果宋蒙联合起来,一旦蔡州被攻破,那么将没有退路……哀宗不听。很快,蒙宋联军围困蔡州,城中粮绝。之后,蒙军攻破蔡州外城,哀宗“微服率兵夜出东城谋遁,及栅不果,战而还”。自此,再也没有机会逃出困局。

1234年十二月,蔡州危在旦夕。哀宗感叹说:“我做金紫光禄大夫十年,做太子十年,做皇帝十年,自知没有大过错,死而无怨。所怨的是祖宗江山传了百年,到我却断绝了,与自古荒淫暴乱之君一样同为亡国,独此介意。”

为了给金朝留一线生机,哀宗把帝位传给东面元帅完颜承麟。然而,在退位的第二天,蒙军就攻入城中。哀宗在混乱中自缢而死,年仅三十六岁。同一天,完颜承麟也被乱兵所杀,金朝灭亡。

哀宗为君十年,有人认为他不图远略,坐失时机,有君如此,金朝焉能不亡!有人认为他勤俭宽仁,求治颇切,只是生不逢时罢了。

十三世纪,蒙古强势崛起,横扫欧亚,面对这一世纪最大的困局,哀宗究竟是加速了它的灭亡还是又为它延续了几口真气,见仁见智吧!

a b